当前位置:  义工园地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乾隆大藏经》背后的故事
[墨语拾零] 文章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6-06-16 浏览次数: 1995

《乾隆大藏经》背后的故事

                                                      弘  声

 

中心图书馆内,珍藏一部《乾隆大藏经》,可谓镇馆之宝。十几年来,赏阅、膜拜者甚多,凡所见者,无不赞叹,都会由衷地生起对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敬仰之心和对佛法的无限尊崇。然而,对于这部《乾隆大藏经》背后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龙藏》重刊  因缘殊胜

《大藏经》简称《藏经》,又称为《一切经》,是佛教汇集经典的总集,目前按文字的不同,可分汉文、藏文和巴利文三大语系,按汇集出版的年代和地点,又有《乾隆藏》和《嘉兴藏》等多个不同版本。《乾隆大藏经》属官刻汉文大藏经,是中国历代官刻藏经中最富有胜名的一种,该版本始刻于清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竣工于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十二月,历时六载,共收录经、律、论以及杂著等典籍1669部,7168卷。全藏字体秀丽,镌刻精湛,如出一人,其中佛像等图版以白描措手法绘刻,庄严而不失生动,因原版经文页边上饰有龙纹,故又称《龙藏》。据考证,本版藏经早年间先后共印制150余部,然而历经200余年时光的洗礼,或战火,或浩劫,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世间完整的版本仅存四部,分别在日本、美国、香港和马来西亚,而其发源地的中国,却连一部完整的藏本也没能保存下来。

世界著名大德高僧释净空老法师数十年于海内外弘法,深知《龙藏》复刊和存传的历史意义,于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即率先发起,由华藏净学会重印此藏经,并运用当今高科技手段,精缩原刻版本,重新整理出版,还特地选用了经过防虫、防腐处理后的澳大利亚纸张付印,截止目前,已先后印行了近万套,分别赠送给了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收存。


19999月,释净空老法师应国家宗教局邀请,参加了建国50周年的庆典活动,借此机缘,老法师特地向中国佛教界捐赠了《龙藏》500套,当时国家宗教局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了捐赠仪式,随后,500部《龙藏》便分别发送给了国内各大寺院、大学和科研机构,而捐赠仪式上的那部《龙藏》,国家宗教局当场宣布,转送给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先生收存,为此,赵朴老还特地致函鸣谢。朝阳,尽管在历史上有很深的佛教文底蕴,但与这500套《龙藏》却无缘分。

旅日华侨  舍身送宝

二战期间,日本侵华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同时也给自身造成了无尽的创伤。有关资料表明,战争结束后,大约有5000名日本遗孤留在了中国,善良的中国人民,不仅不计前嫌,反而却以德报怨,收养了他们。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中日帮交正常化后,准许这些遗孤回国寻亲、探亲,并陆续按本人的意愿,或回日本定居,或继续留在中国。在这些遗孤当中,有一名女婴,被赤峰市的一户刘姓人家所收养,后取名为刘国霞,刘国霞同众多的日本遗孤一样,得到了中国养父母的精心呵护和教育,如同己出,成年后,又为其组建了家庭,刘国霞嫁给了当地赵姓人家的子弟名赵金立。后来,根据归国定居政策,刘国霞同丈夫赵金立一起赴日本定居。刘国霞的日本亲人住在日本岗山县真庭市,夫妻回国后,在家人的帮助下,开办了一个中餐馆以谋生计。

上个世纪末期,释净空老法师多在海外弘法,而且是畅佛本怀,专弘净土,期间,相继在世界各地随缘倡建了多处净宗学会。2000年以后,老法师又先后应邀参加十几次世界和平会议,参与研究讨论“如何化解冲突、促进社会安定和世界和平”的方略。据讲,前两次都是在日本岗山召开的,这便与开中餐馆的赵金立夫妇结上了法缘,由于条件具足,在老法师的扶持下,建立了日本净宗学会,赵金立任会长,从此赵金立夫妇便以此学会为平台,走上了弘法利生之路,而且法缘极为殊胜,常与老法师及其诸大弟子们有往来。


2004年底,一个以探索佛教居士养老和修学相结合的特色养老机构——朝阳市居士养老服务中心,在古城朝阳应运而生,其建设理念源于净空老法师早年的佛学讲座,因此,在中心收藏一部作为佛教正法眼藏的《大藏经》,尤其是老法师所倡印的《乾隆大藏经》,自然是大众祈盼已久的盛事,只是等待着因缘的成熟。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因缘竟是如此特殊。

毋庸置疑,20062008这三年,是朝阳佛教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段,此期间,两佛舍利多次出展,在社会上引起轰动,特别是在市委市政府明确提出打造“东方佛都”的宏伟目标之后,又由市政府主办,相继召开了两次全国性的佛教文化研讨会(论坛),一时间,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在为复兴佛教文化而努力奔波着,广大佛教信众更是无比振奋。良好的社会氛围,感召到了回赤峰探亲的日本净宗学会赵金立会长,2007年四月份,赵会长抱病来朝阳观光,由于身体突发状况,为了方便调治,便在朝阳一家中医诊所小住,后终因病情恶化,不幸客逝。

我与赵金立会长在其生前未曾谋面,只是其病故后为帮助其处理善后事宜结下了法缘,在与其国内亲属交往中,方获知其本人身份和在日本所办净宗学会等有关情况,事后,其妻子刘国霞女士对我方的热心帮助十分感激,多次来函来电道谢,当她通过其国内亲友了解到我们服务中心的工作性质和服务理念时,更是十分赞叹。当时,正逢华藏净宗学会给日本佛教界结缘的《乾隆大藏经》抵达岗山,尚有几部暂未发出,于是刘国霞女士便决定给养老中心留下一部,作为永久纪念。我方获知此事后,十分感恩,但因入关手续等困扰,在2007年内未能启运。

2008年初,我有幸两次拜会释净空老法师,曾详细汇报过服务中心的建设构想,并受市领导委托真诚邀请老法师来朝阳弘法,还聘请老法师为中心的导师,也许是冥冥中的加持,不久,刘国霞女士从日本来电话通知,《龙藏》入关一事已安排妥当,只需我方与沈阳安哲法师取得联系到沈阳迎请即可。此后的一切事宜都非常顺利,原来,安哲法师是辽宁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与岗山净宗学会素有往来,借本次去日本弘法之机,特地将《龙藏》带回。在我与安哲法师会面时,曾谈到这部《龙藏》与赵金立会长的因缘,当时我还感慨地说:“这部《龙藏》来之不易,它是赵会长舍命送来的!”安哲法师也深情的说:“事实就是如此,古有舍身传法者,今亦复然,果真是一段特殊因缘啊!”

圣地迎藏  人天欢喜

《乾隆大藏经》迎请到朝阳后,正值中心首次装修,故而特别安排出一个房间单独供奉这部来之不易的法宝。巧合的是,去沈阳迎请《大藏经》与去安徽礼请老法师用的是同一部车子,对朝阳来讲,老法师虽未亲临,然而,其倡印的法宝却如期送来。

记得《乾隆大藏经》在中心图书馆安放的日子,天气格外晴朗,当时,共有百余人参与了这次难逢的盛事,他们个个都非常法喜,人人都怀着一颗无限感恩之心,非常虔诚地手手相传,心心相向,将整部《乾隆大藏经》逐册传递到安放地点,期间,佛号声连绵不断,真可谓盛况空前。







自从《乾隆大藏经》供奉在中心图书馆后,凡有机会来到中心的,无论是官方政要,还是佛门四众弟子,乃至是平民百姓,都能平等地瞻礼和膜拜。市宗教局霍向光副局长观赏后,连连赞叹道:“多年来,我亲眼见到的《大藏经》版本很多,这无疑是我看到的最好的版本。”



2007年 月,刘国霞女士曾来信告之,赵金立会长病故百日内,以其殊胜的善根和福德,感召全世界净宗学会佛友共同为之助念,藉此殊胜因缘,已经往生极乐。这无疑是个令人欣慰的好消息,我们也真诚祈愿赵会长早日乘愿再来!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每当我看到或想起这部《乾隆大藏经》,总会无限感恩,感恩老法师的慈悲倡印,感恩赵金立会长的舍命传送。释净空老法师在讲法时曾经说过:朝阳是个好地方!对此,我深信不疑!

如今,中心正在进行第二次装修,有许多朋友向我询问这部《乾隆大藏经》的价格,我也只能坦诚地回答说:“无价!”

                       

  2016年端午节写于妙香斋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