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义工园地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朝阳佛舍利见闻散记
[墨语拾零] 文章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5-07-11 浏览次数: 2514

  朝阳佛舍利见闻散记

      弘  声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此语源于《诗经•大雅篇》,据说,这便是朝阳地名的由来。素有三燕故都之称的古城朝阳,在华夏版图上,犹如镶嵌在雄鸡颈项上的一颗明珠,千百年来,尽管历史变迁,王朝更迭,然而,它却始终是那样的灿烂多彩,光芒无限。


据史料载,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个把佛教纳入国家保护之下,从而利用国家力量发展和传播佛教文化,并赋有天下第一神僧之称的晋代外籍高僧佛图澄当年曾向赵王石虎谏言:“燕,福德之国!… …”。当代世界著名大德高僧释净空老和尚早在1999年宣讲《太上感应篇》时也曾赞叹:“辽宁朝阳,好地方!”香港菩提学会会长释永惺长老在2006年朝阳佛舍利赴苏州巡展法会上开示:“朝阳是最吉祥,最福德殊胜的地方!”可见,古今中外高僧大德同声赞叹朝阳。在民间,也常听老辈人说:朝阳是个福地!然而,到底“福”在哪里?有何因缘?却始终没有人真正说得清楚、明白。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在佛教经典中似乎找到了答案,《大智度论》云:“供养佛舍利,乃至如芥子许,其福报无边。”朝阳,这座古老的城市,不仅有佛舍利,而且还是定光佛和释迦牟尼佛两尊佛的舍利共住一城,可谓是旷世稀有的殊胜因缘。

两佛舍利 相继重现 

《金光明经•舍身品》云:“是舍利者,即是无量六波罗蜜多功德所熏。”又云:“舍利是戒定慧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近代大德高僧印光法师曾经对舍利作如下解释:“言舍利者,系梵语,此云身骨,亦云灵骨。乃修行人戒、定、慧力所成,非练精、气、神所成。此殆心与道合,心与佛合者之表相耳。非特死而烧之,其身肉、骨、发变为舍利。古有高僧沐浴而得舍利者。又雪岩钦禅师剃头,其发变成一串舍利。又有志心念佛,口中得舍利者;又有人刻《龙舒净土文》板,板中出舍利者;又有绣佛绣经,针下得舍利者;又有死后烧之,舍利无数,门人皆得。有一远游未归,及归至祭像前,感慨悲痛,遂于像前得舍利者。长庆闲禅师焚化之日,天起大风,烟飞三四十里,烟所到处,皆有舍利,遂群收之,得四石余。当知舍利,乃道力所成。”

      据文献载,本师释迦牟尼佛涅槃后,其生身舍利被摩揭陀国和释迦族等八国分成八份,建塔供养。至公元三世纪,被阿育王取出,分送世界各地,建塔八万四千,广为供养,以兴佛教。而本次散发舍利,华夏天下共分得一十九处,建塔一十九座,法门寺列第五,并无朝阳。朝阳的释迦牟尼佛舍利,是隋文帝颁赐的。据史料载,隋文帝龙潜之时,有一婆罗门沙门赠送“一裹舍利”,并言:“此为大觉(佛)遗身也,檀越(施主)当盛兴显,则来福无疆。”


隋文帝称帝后,举全国之力,崇信佛教,还分别于仁寿元年、仁寿二年和仁寿四年,三次下诏,在全国建舍利塔一百余座,并颁赐舍利置塔内供养。其中在仁寿二年,共起塔五十三州,朝阳是其中一处,当时,古朝阳称为营州,属辽西郡,宝安法师奉诏颁送佛舍利于营州梵幢寺,即今北塔当时所处寺院。现经专家史料以及《舍利铭记》、《石函》、《题记砖文》和陪藏文物等多方考证,已确认无疑。





朝阳北塔的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是1988年11月北塔维修时,在塔顶11至12层之间的天宫中发现的,发现时,七宝舍利塔罩在众多宝物之上,安放舍利的木胎银棺,侧面刻有释迦牟尼涅槃像,棺内装有一方形单檐金塔,塔内置一精致金盖五彩玛瑙罐,罐内装舍利七粒,其中五粒为流金珍珠,属于影身舍利,一粒乳白色,为佛骨舍利,一粒红褐色,为血肉舍利。北塔修复工程竣工前,五粒影身舍利和一粒乳白色佛骨舍利放回天宫,一粒红褐色血肉舍利,留在北塔博物馆,并建舍利殿以供世人瞻礼。事实表明,朝阳北塔佛舍利,是继陕西法门寺佛指舍利之后,我国佛教考古史上的又一重大发现。



朝阳定光佛舍利,于2004年10月,在南塔北50米处地下三米的石宫中被发现,内有石函、石碑,碑上刻有《佛舍利铭记》,发现时,石函内装有流金银棺,浅黄色佛舍利,供于棺内的玻璃舍利瓶里,《佛舍利铭记》中详细记载了石宫建造时间,并明确记载藏有“释迦佛舍利一尊”和“定光佛舍利一十八粒”,但考古人员当时仅清理出定光佛舍利一十四粒。当时专家见证:这是目前仅见的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定光佛舍利,极其珍贵,而在《佛舍利铭记》中获知,此石宫上面原来有塔,该塔建于辽统和二年,为北周降辽官员姚汉英所修建。近年来,已有学者考证,辽代有定光佛信仰,目前,在现存的众多辽代舍利塔中,有相当数量的塔为定光佛舍利塔。至于定光佛与释迦牟尼佛的关系,诸多佛教经典早已明示,定光佛是一尊古佛,是释迦牟尼佛的老师,释迦牟尼佛还是孺童时,曾以五枝青莲花供养定光佛,而后,定光佛为其授记:“汝自是后,九十一劫,劫号为贤,汝当作佛,名释迦文。”据史料载,古朝阳城内,还曾有一座舍利塔,建于辽代,塔内供奉定光佛舍利六百余颗,释迦牟尼佛舍利一千三百余颗。现今塔已不存,佛舍利亦去向不明,仅有早年出土的《释迦锭光二佛舍利塔记》收录在《钦定热河志》、《承德府志》以及《满州金石志》中。

苏州巡展 盛况空前

我第一次见到佛舍利是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初,那时,对佛法并不了解,更不用说对舍利的认知,只是几个朋友随意去参观,记忆中,佛舍利是放在一个比较简陋的方形玻璃盒内,当时,北塔修复工作尚未完工,大概是为了满足一些信众的要求,每年四月初八的浴佛节,便在北塔文管所院内举行释迦牟尼佛诞辰纪念活动,同时,也可瞻仰佛舍利,因未公开宣传,外界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是一些居士前去瞻礼朝拜。


此期间,时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现任市佛教文化研究发展促进会会长的孙鸿喜先生曾手捧佛舍利照过一张像,冲洗后才发现,在拍摄的瞬间,佛舍利居然放光献瑞,看上去如同一尊坐佛,让人着实不可思议!第二次见到佛舍利是在2003年,北大街改造工程已近尾声,北塔博物馆也已竣工,首次去馆内参观,在郎成刚副馆长办公室,因谈到朝阳佛教文化话题时交谈甚欢,于是老馆长特地将佛舍利请出来,让我们在办公室近距离瞻礼,有幸的是,我当场还捧着舍利塔照了张合影。


自2006年朝阳佛舍利赴苏州巡展后,一时间,在海内外引起轰动,多有高僧大德以及虔诚信众,来朝阳参拜舍利,偶尔我也会陪同客人去参观,因此,见到舍利的机缘也会多一些,然而,每次瞻礼,或许都有不同的人生感悟。再后来,佛舍利被移至凤凰山重新建塔供奉,似乎增添了一些商业气息,我便很少去了,几年来,仅陪同北京客人去过一次。

朝阳北塔的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几乎是与法门寺释迦牟尼佛真身指骨舍利同期发现,但由于众多因素影响,朝阳始终未作宣传,以致长期以来国人知之甚少,直至2006年远赴苏州巡展之时,才公开对外报道。毋庸置疑,本次佛舍利巡展,是朝阳佛教史上罕见的一次法事活动,其层次之高、规模之大、影响之远,当属前所未有。

苏州,位于长江三角洲,是一座美丽而古老的城市,据考,苏州虎丘塔内藏有迦叶佛舍利,佛典记载,贤劫共有千佛出世,迦叶佛是其中的第三尊佛,释迦牟尼佛是第四尊佛,从某种意义上讲,迦叶佛也是释迦牟尼佛的因地本师,因此,朝阳与苏州原本就具有深厚的法缘关系。本次佛舍利赴苏州安座供展处共两个寺院,第一站则是报恩寺,报恩寺是苏州历史最悠久的寺院,始建于三国时期,据史料载,该寺系吴主孙权为报哺育之恩,特为其乳母陈氏所建。而朝阳的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首次出巡即赴苏州,且第一站是报恩寺,仅粗观其行程,就自然暗合了佛教“孝亲尊师”之道妙。

2006428日,应该是朝阳佛教史上最值得纪念的日子,这天,在三燕故都朝阳封尘了千年的佛祖舍利将远赴苏州巡展,在此的前两天里,朝阳已分别举行规模盛大的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供奉法会,而赴苏州出发前,朝阳市又举行空前的恭送法会。对此项活动,朝阳市委市政府十分重视,各部门之间相互配合。市宗教局和佛教协会也做了细致的安排,事先成立了法会领导小组,确立并组织了9专门工作组,自愿为本次法会服务的义工达500余人,许多义工在早晨五点钟就主动到达了法会现场。多家新闻媒体派员报道法会盛况,省内外许多高僧大德,以及在家居士、善信数万人都争相赶来参加了这一千载难逢的盛会。有偈颂赞叹整个法会盛况为:幢帆林立,高僧云集,法音宣流,梵歌迭起,佛祖献瑞,人天欢喜,盛况空前,华夏壮举!


20065月12日,佛祖舍利赴苏州巡展圆满归来,届时,朝阳又举行了盛大的恭迎法会。

我有幸参加了本次法会的全过程,并负责了部分工作的组织协调,法会圆满结束后,为了如实记录本次法会盛况,进一步引导鼓励广大信众破除迷信,正确地认识佛陀教育,我组织编辑制作了一套纪实影音资料片——《再现庄严》,流通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该片对海内外广大信众进一步了解朝阳、了解朝阳的佛舍利以及了解朝阳的佛教文化,无疑是起到了积极有效地促进作用,成了朝阳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张名片。而在《再现庄严》的制作过程中,我也着实感悟到了佛陀的伟大和慈悲的力量,在现场的影音资料归集时,还惊奇地发现了佛舍利在朝阳和苏州两地分别显现瑞相的实证,现谨作如下说明,以供大众分享。



苏州,报恩寺,天空显现释迦牟尼佛头像,太阳周围出现七彩光环。据朝阳恭送团成员、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慈云寺方丈释常青法师在回顾苏州巡展盛况时说:2006430日上午9时许,承载佛舍利的法车缓缓行进报恩寺,在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圣号中,正当朝阳、苏州两地法师交接佛祖舍利的时刻,晴空万里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七彩光环,万人同时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接受佛光普照,整个现场,“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圣号此起彼伏,特别殊胜,特别壮观。后来,我在查看这段视频资料时,猛然发现了空中显现的释迦牟尼佛头像,真正稀有难逢!

苏州,浴佛节那天,寒山寺,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据讲,200655日(农历四月出八)是浴佛节,上午8时许,佛祖舍利移驾寒山寺供展,当法车行至寒山寺山门时,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雨来,当佛祖舍利供奉到法堂上安座后,雨马上就停了,待供奉法会完毕后开始浴佛时,天又下起了大雨,可谓是“天降甘露,沐浴佛体”,此情此景,妙不可言!

    

      朝阳,北塔广场,天空显现巨大“狮子吼”像。 2006年5月12日,佛祖舍利赴苏州巡展圆满归来时,朝阳举行盛大的恭迎法会,法会现场天空出现了巨大的“狮子吼”云图,当为说法之相。诸多佛教经典中皆赞叹佛说法如狮子吼,代表如来正声,毫无怖畏,声震十方,善能普利一起众生,降服一切魔军。如《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必成正觉品》云:“常作天人师,得为三界雄,说法狮子吼,广度诸有情。”《妙法莲华经·分别功德品》云:“如今日世尊,诸释中之王,道场师子吼,说法无所畏。”《维摩诘所说经·佛国品》云:“演法无谓,犹狮子吼,其所讲说,乃如雷震。”《普曜经·论降神品》云:“譬如狮子吼,诸小虫怖惧,畅佛狮子吼,降伏外异学。”今逢盛世,佛舍利巡展归来,奇现“说法相”,真正是意趣深远,微妙难思。

      2006年朝阳佛舍利赴苏州的巡展,是建国以来,继法门寺佛指舍利赴台湾巡展之后的又一次盛大的佛舍利跨省区的巡展活动,此后,朝阳虽又相继举办过一次“燃灯法会”和几次“佛舍利重光”等纪念性活动,2009年3月,又应邀赴无锡等地巡展一次,然而,其效果和社会影响力均远不及赴苏州的巡展。



    据史料载,早在仁寿二年宝安法师安放舍利时,就曾有“营州舍利三度放光,白色旧龟石自然解析用为石函”等奇异瑞相发生,并且感得皇上大悦,当即命史官写入《舍利感应记》中,对此,《广弘明集》和《法苑珠林》也都有明确记载。

 弘护正法 任重道远

古语有云:佛舍利盛世现,乱世隐。如今三燕大地,故都朝阳,两佛舍利,相继重光,且同住一城,必定因缘非常。


朝阳佛舍利赴苏州巡展之后,一时间,引起了海内外高僧大德、官方政要和有关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纷纷来朝阳,或是瞻礼膜拜,或是学术研究,而更为难得的是,2008年9月份,国家在朝阳举办了一个佛教论坛,对“中国佛教的舍利崇拜和朝阳辽代北塔”进行了专题研究,并将其研究成果结集出版。同年,中央电视台制作并播出了大型纪录片《佛血舍利现龙城》,进而使朝阳的佛舍利享誉海内外。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杨曾文先生对朝阳的佛教文化情有独钟,曾先后多次来朝阳考察,他认为:朝阳北塔中佛舍利以及其他相关文物的发现,是中国文物界、文化届以及佛教学术界的一件大事和幸事,其珍贵之极,在国内无出其右者!


  “今日中国,正经历一个佛舍利现世的高潮期。”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原所长黄心川先生如是说。对此现象,现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曾明确地提出了认定佛舍利的“三大原则”,即是“经典有记载,历史有传承,现实有证明”,而朝阳的佛舍利,对于上述“原则”,全都符合无疑。

    《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此言“真空”;《大般涅磐经》云:“若见如来舍利,即是见佛,见佛即是见法,见法即是见僧......”此言“妙有”。

   如来与佛陀,真空而妙有,诸法皆如是,佛舍利亦然。当今时代,法弱魔强,若要振兴佛法,要务则是尽快恢复佛陀的圆满教育,使社会大众都能破除迷信,正确地认识佛教,而践行佛陀教育的入手处,正是朝阳佛舍利南巡为我们大众所演示的——从“孝亲尊师”做起。


      (20157月写于妙香斋)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